梦想在沉默中放飞

散文 / 作者:梦之屋 / 时间:2018-09-30 15:22:11 / 142℃
整理文集接近尾声了,心情越来越沉重。回顾自己三年多来的行文之路,难免颇多感慨。

三年的时间不长,可以说一晃而过,而这三年于我来说是何等漫长?一千多个日夜不仅见证我的成长、成熟,同时也改变了我的命运,直至影响到了我的一生。

我一向不是小题大做,虚张声势的人,这次却郑重其事力求自己做到极致完美——因为自认今日的“辉煌”与诸多的他们、她们分不开。除了在这里说声“谢谢”,除了道一声“感激不尽”,只能以出书的方式将他们、她们给予我的帮助一一铭记,珍藏。

与他们、她们并无多大的联系,甚至可以说不知道他们、她们的真实姓名和家庭住址。然,他们、她们又和我是多么的亲近,亲近的几乎每天都能触摸得到,且是那么的真实,好像我们之间已经非常熟悉了。

这一切皆属文字的魅力和诱惑。是无色*无形的文字让我们亲近,是真诚温暖着我们的身心,是网站紧紧把我们的思想和灵魂接连在了一起。低头在这片土壤耕耘,又一次血泪混合在一起,疗伤的同时忘却了往昔的苦难和疼痛。

拉开回忆,简直不敢相信,这些文字是我一笔一划写的!也有点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对字词句组一无所知的我,不知不觉竟然写到了这个地步!撇开质量不说,但就数量也够我自己胆战心惊。

长篇两部,二十八章,约莫六万字,还不算毁坏的十多万字。短篇四百七十三篇,至少二百万字数,其中不包括日记。难道这就是父亲说的沉默是金、母亲说的这不是一般的沉默,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坚强?

打醒事起就是寡言内敛的个性*,源于父亲说的要用眼睛和心灵感悟世界。叛逆的我却一直想用嘴巴证明自己的能力。于是,喜欢唱歌的我,无论是沟壑丛林,或者是校园村外,都是自信百倍的清脆婉转的歌声。为此,歌唱家的美誉飞遍了我们附近的大小角落。当然,遗传的基因较大些——父母亲皆和音乐有缘。

最使我难忘的是三年级那次歌唱比赛,我得了第二名,却有幸被领到八里外的镇中学参加决赛。事后虽没得奖,但震撼了我懵懂的心灵。尤其是上中学一年,音乐老师给予我最高的肯定和评价时,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在音乐方面有所发展。

硕果累累的九月,家庭的重担迫使十四岁的我中断了学业。我收起了钟情的歌声,把所有的苦闷用笔尘封在纸张上。十八岁,和同龄的女孩一样,披上了大红的嫁衣,从那个僻静的小村庄走出来,走到人人垂涎三尺的镇上。

不曾想过,这一走,就没有了回头的路;不曾想过,父亲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将我拒之门外;不曾想过,被婚姻束缚了半生的我,命运能在而立之年发生转折;更不敢想,沉寂了多少年的梦苏醒,且一发不可收拾。

婚后第三年,父亲遭遇惨重的车祸,接踵而来的是母亲再嫁,弟妹分离。婚姻是我一时的冲动选择的,怨不得任何人。为了孩子,我会固守到底。亲人走完的悲痛时刻,嗓子嘶哑的我重新拿起生锈的笔,将这一切的悲剧掩埋在抽屉。

家庭无望,婚姻不平的我更沉默了。沉默的不想说一句话,身心垮掉的我,连眼皮也不愿抬一下,更不要提用心灵感悟了。

从撂下书本的那刻,记忆中的老师就寥寥无几了。在这个繁华的小镇行走了十多年,依然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一旦牵扯到经济利益,身边再亲的人也掏不出心。孤独落寞的夜里,,无助的我常常一个人冥思苦想地游荡。

青春在虚度,我的人生也浑浑噩噩。相夫教女,家庭主妇的生活一过就到了网络盛行。其中虽在一个小厂上了八年的班,但世态的炎凉,人情的淡薄,陽光仍旧离我很遥远。

二零零六年的七月九日,那是一个和平常毫无区别的日子,游戏了网络四年的我,在QQ好友雪域飞鹰的注册下,来到了烟雨红尘这个大观园,并首发第一篇流水账的心情日记。随之,驻足停留的我视这里为梦想家园。

多不胜数的兄弟姐妹相继出现了,文清姐,红帆大哥,萧月月,帘外落花,chen红叶,紫烟,文若书,美丽蚊……他们不但手把手教导我怎样区分题材,如何运用全角标点,且百厌不烦带领我一步一个脚印,殷实坚定地走下去。发自肺腑的我,不得不感激涕零地用“老师”“师傅”称呼。

再后来,静月清荷姐,军琳,炎姜,心无垠,沧海蝴蝶姐姐,温筱鸿大哥,美泉大哥,文若书,寂寞的-阴-天,烈酒红袖,悲秋道人……先后闯入我的生命。我被他们、她们幸福地包裹着,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蜜糖罐。他们、她们记不记得我真的无所谓,只要我能记住他们、她们就行了。给我一次感谢他们、她们的机会吧!让我的心跳再动一次,十次,无数次。

如果辍学是我今生的遗憾,那么此刻我要感谢有眼的老天爷,它的补偿多多有余了。其次,我想对父亲说,有他们、她们的正确引导,女儿不会走弯路,走错路。不是他们的文字,我的心灵不会这么透彻,我的心胸没有这么宽阔,我做不到无私,宽容,忍让,感恩。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网络有恩的人都能涌泉相报,现实的人也不例外。尽管他们一度落井下石,害惨了我,但我放下了仇恨,且不计前嫌。也许正是他们一连串的羞辱和打击,才让我的毅力得以这么顽强。常玉编辑不是说,没有打击就没有千锤百炼的金刚石吗?

这是我的酸楚,也是我的财富。痛并快乐就是这般滋味。以前总认为自己不幸,而今觉得万幸莫过于此。只要心里光亮,就不怕暗夜,只要你存着一颗仁慈友爱的心,为什么要顾及在乎别人怎么对你?

三年的修身养性*,我真正的人生才开始,我的文字梦也才算放飞。我知道,前方的路可能会更艰险,因为可怜的文字本身就和喧嚣的社会格格不入,再者我的局限小,只能以情感落笔。些许关爱我的人劝我放弃,别到时候下不来台悔之晚矣。还说我的永堪称不了作品。

从未高估自己,充其量只是一个文字爱好者,为心情而写的我不想有过多的奢望,只想以此作为我的心路历程。个人资料注明:梦里是我最幸福的地方,所有的愿望在梦里才能够实现。得到过,失去过,有生的日子,会加倍珍惜拥有。

有了承受能力的我,会一如既往走好自己的路,且会持之以恒迈过一个接一个的坎。不想沾染名利,不想于经济挂钩,认真地学习,一心一意写好,享受和作家一样的写作热情才是我的主题和目的。每有人问起我的职业,我都会实话实说,实事求是。

他们的眼光往往充满疑惑,不信任。我说假的不能当真,真的能当假就好了!不是说每个人都享有写作的权利吗?我这个文盲的种地农妇有何不允许?期间有人惋惜地问我,时至今日,还在恨父母斩断了你的前途吗?

不。一点不!假如我上了大学,那么就和现时无缘了。得失历来相关联,上帝很公平,关闭你的门,会为你开一扇窗。相反,我要将父亲的遗言传承给孩子。他生前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家产,但他说的人活一世,不只是为吃饱穿暖,总是有多理想和追求却让我终身受用不尽。

走着一条和别人不同的路,我无怨无悔。纵然荆丛恶涛,也在所不惜了。

前几日听闻娘家那片旱塬地年后大面积征收并破土动工,不怎么平静的心绪跟着又起伏几分。本来于我关系不大,毕竟我是出嫁的女儿。然而,那沟沟凹凹曾是我生命的根,是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希望,原打算将村头的陡坡和那棵老榆树,以及纵横交错的土崖作为我书封面的全景。

稍微感到不满的是萧条的秋季,荒芜的冬天,故而耽搁下来。那金黄灿灿的油菜花,春暖花开、杨柳依依的风筝飞满天,应该是我梦想的开始,也是最美丽最惬意的一幅画面。所以我在满怀期待那一抹绿,期待蔚蓝天空中翩翩起舞的蝴蝶,虽不能像年少一样,尽情地奔跑,无忧无虑地追逐,总可以让心灵荡漾起层层的涟漪。

这片沟凹能被列入通车的计划真算得上是奇迹。一如先见之明的父亲生前所说,有梦总比没梦好,世界上的一切皆有可能。大概就是这句微不足道的话,才使我的韧劲坚持到今天。既然梦想的种子发芽了,那么就会开花,即使不结什么果子,最起码给了我璀璨激*情的过程。这就足够。

我还会在父亲留的这片土地上生活,我还会在烟雨红尘继续我的梦,我还会和文字为伍,以沉默相伴。且让我把二百万字的文集奉献给我在现实的亲朋好友,把这篇梦想在沉默中放飞的自序献给我网络、网站的老师和会员们。再次感谢的话就不必多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你们的全部精彩都将走进我的书中……

让我以沉默的方式报答你们的深情厚谊吧!此致敬礼!请在最后接受我微乎其微的、挚诚的九十度的三鞠躬!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智慧的亚马孙植物
下一篇:怀想天空
相关专辑:聊斋经典抒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