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词帝话李煜

散文精选 / 作者:阿莲 / 时间:2018-09-30 12:17:19 / 23℃

入夜,万籁俱寂。端一杯咖啡,在淡淡的灯光下,一个人静静的阅读李煜。读他的婉丽词风,读他的风雨人生,读他的儿女情怀,读他的家国春梦,读他充满沧桑的命运悲剧,读他国破家亡寄人篱下的满怀愁苦。“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此刻,捧在手里的最好是一本散发着淡淡墨香的线装书。如果是繁体字,用竖排的方式就更好。让我们穿越现实的繁华,静静的触摸南唐的风韵,感受李煜骨子里的浪漫情怀,体会这个千古词帝是如何将这些繁杂枯燥的方块字用心排列,赋予了它们灵气和生命。

李煜,就词的艺术成就而言,无疑是从古至今中国词坛最有成就的词人之一。他的词写得朴素自然、清新简约、凄切缠绵。

李煜的词可分为两个阶段。亡国之前写的是他纸醉金迷的帝王生活,亡国之后写的是他国破家亡的离愁别恨,都离不开他对个人命运的体会和叹息。

前期的作品没什么可读之处。例如: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活脱脱一幅男女偷情素描。无帝王之威严,倒有几分文人之轻薄。身为帝王,如此轻浮,口无遮拦,信口而出,既不自重,也不尊人。

这就是那个时代的“艳照门”。看来,艳照门并非陈冠希所创,当从李煜说起。

一首菩萨蛮,小周后从此便被人轻看了许多。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
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纸醉金迷,骄奢淫逸,放荡不羁,奢华绮丽。

我常常想,过着这样的生活,写着这样的词句,这样一个骨子里满是风流的人,如何能干操刀割分天下的事情呢?

难怪被赵匡胤打败,成为亡国之君,独自慨叹“离恨恰似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正是有了前面的奢侈靡丽,才有了后面的离恨别绪。

天道二字,真不可轻看!

李商隐曾由衷感叹:“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

不无道理,当今的那些士大夫们不可不戒!

后期的词作,对人生对生命有了更深的体会和感悟,艺术成就也上了一个台阶。例如: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三月春花,中秋月明,乃自然之美景,却“触目愁肠断。”无心留恋;独倚小楼,月明如水,故国不再,“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雕栏玉砌应犹在,红颜知己无处寻!曾经贵为天子,一夜之间却“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昔日的繁华都成了过眼烟云,其情其境,的确让人唏嘘不已。

他用白描的笔法,行云流水般的意境,形象生动的比喻,倾吐着一个亡国之君内心的悲凉和愁苦。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真千百年来咏愁第一佳句。虽愁绪难当,却才气逼人。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无言,何其愁苦也;独上,何其寂寞也;残月如钩,何其悲凉也!更何况,梧桐寂寂,小院深深,秋意浓浓。

此景此情,“人间没个安排处。”

用缠绕在一起的丝比喻堆积在心上的愁,贴切、传神、形象、生动。如此写愁,自李煜后再无一人。南宋李易安有诗云“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也极言愁之深之重,也很形象生动,但终不及后主这一句清丽脱俗含蓄精妙。

我觉得,李煜的悲剧有三:其一,生在了帝王之家却又摊上了一个糊涂的父亲。李煜的父亲也是一个写词的高手,也许家学渊源,李煜从小就受到了这样的影响和熏陶。李煜钟情诗词而无意帝王,可他的父亲又不能知人善任,偏偏把帝位传给了他;其二,文韬有余而武略不足。没有经天纬地之才却干着安邦治国之事。即位后又不务正业,整日诗词歌赋,男欢女爱,沉溺酒色,终成亡国之君;其三,亡国后又不懂得行藏收敛,不懂得看开放下。终日以泪洗面,活在记忆里活在回忆里,犯了赵家的大忌,自身不保。

然而,也许没有亡国之君李煜,也就没有千古词帝李煜;也许正是因为国破家亡的彻骨之痛,痛醒了李煜,成就了李煜,使他对生命情感有了更深的感悟和体会,才有了流传千古的绝妙好辞。

做皇帝做的一塌糊涂,写词却写得精妙绝伦。

时也?运也?命也?可喜?可悲?可叹?“此情须问天!”

后主的词,易懂,易感,易上瘾!

本站只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内容由用户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本站将于3日内删除。
上一篇: 爱看韩剧的男人
下一篇:他家姑姑
相关专辑:聊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