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大叶芹

散文 / 作者:陈德鸿 / 时间:2018-09-30 15:22:06 / 77℃

故乡的大叶芹

陈德鸿

忙碌的春耕结束后,山里能采的菜便只剩下大叶芹了。同家种的芹菜相比,大叶芹的叶子并不大。说是大叶,反衬出的,却是它瘦弱的身材。

大叶芹长在阔叶林中,极少单棵,大多是三五十棵的一小片,转不了多久,便能把筐装满。

村里人采摘时,基本都是贴着大叶芹的底部用手轻轻折断,很少把根拔出来。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有根在,这块地方明年仍会长出成片的大叶芹来。

大叶芹采回家,多是把叶去掉,清洗干净后切段拌凉菜吃。也不用放什么葱姜蒜之类的调料,倒上酱油,十几分钟即可食用。咬起来脆生生的,清香满口,比家种的芹菜不知要好吃多少倍。当然,也有头天晚上用酱油泡好,第二天吃的。口味虽然好了许多,但毕竟少了那股脆生劲。

除了凉拌,还可以炒,还可以做馅。只是少了猪肉或猪油,味道便会差许多。

采一筐吃上三四天,基本也就吃完了,抽空还可以到山上再采一次。再之后,大叶芹便老了,没人再采了。

小时候,我常和小伙伴们去山里采大叶芹,也不用走太远,村边不远的山上便生长着高大的阔叶林。那时,总是边玩边采,一会儿采朵花,一会儿揪把草,一会儿又逮只蚂蚱。在山上逛上几个小时,便挎着装满大叶芹的筐,高高兴兴地往家返。

随着山上的阔叶林越来越少,采大叶芹的路也越走越远。即便这样,在山里转上半天,也能采满一大筐。

后来,我家搬进海边的一个城市,远离山区,再难寻到大叶芹的影子。餐桌上的各种青菜虽然多了起来,可最希望吃到的,依旧是故乡的山菜。

今年冬天,一位朋友从老家来,聊到小时候采山菜的情形时,朋友说:"现在就是在山上转一天,也采不到多少以前漫山的蕨菜、猴腿、刺嫩芽,更别说大叶芹了。"

我急忙问:"听说老家封山育林搞得很好,连消失多年的狼和野猪都出现了。"

"这倒不假,"朋友说,"山上没有那些菜,不等于家中没有。因为是纯绿色,这些年山菜身价开始暴涨,不少人就打起了在家中养的主意。家中的土质不行,那些人就从山上连菜带土一起挖回来。"

"是这样啊!"我有些伤感,"小时候采山菜,咱们可都是从根部轻轻折断,生怕把根带出来。"

朋友叹口气说:"那时的大叶芹一棵只能采一次,第二年再采。现在可好,又抹增大剂又施啥肥的,一年能采好几茬,马上快过年了,又有一批大叶芹该上市了。"

我一时无语。原本只能在春天采摘的大叶芹,竟然在冬天也能吃到了,这或许是件好事。但这样的菜,还能叫作山菜么?

我不知道。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竹泉幽静
下一篇:秋风婆娑
相关专辑:聊斋经典抒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