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行之二

散文 / 作者:不读书的书生 / 时间:2018-09-30 15:22:19 / 214℃
第二天夹金山的云,牦牛粪上的鲜花

夹金山者,红军长征路上的大雪山是也。今天,我们的计划是,到达夹金山的山顶,野餐之后,下山。带我们上山的,是一个脸膛红黑的朴实的小伙子,和他的长安车。他看上去很老成,而实际上只有23岁。后来攀谈起来,知道他曾经到北方我的故乡打工,知道他对驴肉火烧一往情深的念念不忘,感觉亲切起来。而他提及他走出他们的大山,到达北京首都旁边的我的故乡,受到的排斥,甚至追赶,让我为我的故乡的所谓的“排外”感到深深的羞赧。这些不提。

山道是崎岖的,逼仄的。夹金河与巴朗河,一开始,就陪伴在我们的旁边,几次环绕之后,发现,河已经成为深深峡谷中的盆景。同样体验到,海拔提升的压迫感。海拔在3900米左右的时候,来到了夹金山海子。高原的湖泊,全被高原人熟稔的命名为海子,因为他们没有见过大海,就想当然的认为这些湖泊水荡子,是具体而微的大海的孩子。后来才知道,小金县被赞为中国的瑞士,这个海子,也是其中不能抹杀的一处景观,秋天时的静谧深远,最为引人。昨天的雨,带来的泥沙俱下,大大影响了海子的幽雅。

红军休息处,我更倾向于称其为花湖,是一片芳草萋萋,杂花生树的草甸子,溪水清冽急促的奔跑而过。吸氧后下车,看到小羊小牛闲散在花草之中,看到几个当地的男人,在草坪树下的石头垒起的桌子上,划了条痕作为棋盘,小石块作为棋子,静静的下棋。富含紫外线的陽光,无遮无拦的洒落下来,很美好。如果想在那个草地上,静静的看天发呆,这里最好的了。不过,要忽略草地上的牛粪。扬猪采野花一把,送给我别在头发上、衣服上。同行的青青姐姐大喊,不要破坏这些花嘛。

花湖的对面,是两户藏族人家。他们围着简陋的锅庄,烤土豆,和青稞饼,兼向不多的游客,卖些零食和牦牛头骨等。一个阿婆,喜欢扬猪的小辫子,拿来烤好的土豆给他吃,扬猪不好意思的跑掉了。下山的时候,再次经过,买了一碗鲜奶,煮开之后加糖倒进扬猪的水瓶里。温热了之后喝,粘在嘴巴上一层香浓的奶皮子。是美味,真心的相信,这是自然的馈赠。

到达山顶之前,再次停在一大片连绵的草地上,野花分外的多,知晓了大名鼎鼎的格桑花。杜鹃的花期过了,看到残留的褪色*的花瓣残留,丛生成满个山坡,同样也在真心的遗憾错过了它们的花期。草地上,牦牛粪太多了,牦牛粪上埋头工作的,是屎壳郎等辛勤的甲壳虫,它们是自然中的分解者。扬猪和一个小哥哥,采来紫色*黄|色*的花朵,不遗余力的插在新鲜或不新鲜的牦牛粪上,兴致勃勃的演绎鲜花怎样插在牛粪上的。

夹金山的垭口,海拔4300米左右。云海在脚下升腾,洁白,浓郁,如同牛奶。有鹰在头顶或者崖下盘旋。扬猪的疑问是:什么是雄鹰,什么是秃鹰。回答是,你喜欢它的时候,它是雄鹰;不喜欢的时候,它是秃鹰。

跑去了山头上的山神庙,庙里是我们汉人喜欢的观音菩萨,虔诚敬拜。同时还有一个名字为王光宝的红军烈士的墓碑,在蓝天白云陽光下,不觉得寂寞。

甚至,山神庙管事的唯一一个阿婆,养了几只母鸡,庙里庙外,碑前碑后的进进出出,很生活很田园。不过这里并不适合我,陽光灼烫,山风冰冷,氧气稀薄。相机忙碌一番之后,就催促着下山了。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尖山韵
下一篇:羽冲伤感语录
相关专辑:经典抒情聊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