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有你

散文 / 作者:夕阳山外山 / 时间:2018-09-30 11:43:38 / 28℃

一路上有你

鱼对水说:你不懂我。

水对鱼说:我能感觉到你,因为你在我心中。——《挪威的森林》

中午,灿阳映上桌布,餐桌上光影交叠,碗下压着又是一张便条,"女儿,班上学生有事,中午自己吃饭。"

多少次了,又是一个人?爸爸出差了,妈妈又是为了她的学生,就一张便条,说走就走,谁来管管我?我嘟囔着,拿起筷子,胡乱地往嘴里扒饭。太阳,这么刺眼。

突然牙缝里像缠上什么似的,异物扰得我不由停住咀嚼,手一拉,又是头发!

恼怒扔下碗,"吱——",瓷制的碗划过玻璃,鸣起尖锐刺响,搅得我的心疼!摔下筷子,走向卫生间,吐掉!拿起漱口杯,放水,手猛地一抽,又是根头发!

将两根头发拿到阳光下,是妈妈的头发,好长,蓦然发觉这发梢有一寸来长已染成白色,什么时候的事?在我的脑海里,妈妈总是那样健康,一头乌发,喜欢埋在她满头的乌发里,闻着那沁人的芳香,好幸福哦。妈妈都有白发了?巨大的问号在脑海里翻复,旋转,恍然间,才察觉那个爱抹口红,爱穿裙子的女人,悄然间,老了。

岁月如轮,转过从前。妈做的菜,我从小就爱吃,青椒肉丝,番茄炒蛋,蚂蚁上树,都是妈妈的拿手好戏。但也常常会吃到头发,眼尖得很,发丝如漆,我放下筷子,撅起小嘴,娇嗔着:"妈,有头发我不吃了。"现在忆起,妈妈那张盛满歉意的笑脸越发清晰,"不会了,不会了,以后一定注意。"摸着我的头,现在想起,还是那么温暖

眼前一晃,这雪白的银线像根针刺疼了我的眼。

流年暗换,自诩读了几本书的我,不知何时不屑起她操劳世俗的背影。谈起昆德拉,她一脸无知;说到纳兰性德,她茫然无措;讲讲尼采,她摇头不语现在想来,殊不知,诗的华丽,词的婉约,曲的悲怆,哪及她爱得深沉?这堆如小山的书籍,换来是她如雪的发丝。

一路上有你,妈妈,小时候,是你一手手教我加减除乘;台灯下,是你一扇扇驱走蚊叮虫咬;生病时,是你一口口喂我苦口良药;成功了,是你一声声唤我加油加油是你,是你,还是你!而今,你的青丝变白发,你的皱纹似剪刀。

一路上有你,妈妈,就在我责备你油盐失调的时候,就在我埋怨你不关心我的时候,就在我嫌弃你粗俗鄙识的时候,你的青丝早已转成暮雪,而我,您的女儿,却忽略了,岁月的年轮爬上你的额角,你还是轻轻抚着我的头,悠悠笑。

吃完饭,洗净碗,我在便条上写下:

把满心歉疚,加点盐,腌起来,风干了,等你,下酒。

(指导教师吴小进)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风轻云淡的日子
下一篇:记住生命中的掌声
相关专辑:经典抒情聊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