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着六月的手

散文 / 作者:要命的高傲 / 时间:2018-09-30 11:44:07 / 29℃

向来不喜欢过于空虚的生活。在这个逐渐弥漫着梅雨气息的城市里,淡淡的疏离的空气,压在人的心头有点像慢性气喘发作,难以致命,却始终有股热烈而浓厚的血腥气息。高考结束将近十天,却还要等待漫漫无期的成绩和所谓的大学通知书。我们为什么要假装坚强,明明脆弱地近乎敏感,却总在亲友问起考得如何如何时,强颜欢笑。

我想有很多人,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在这个国家的某个角落,像我这样,呆滞地等待着宣判。我们都是习惯了舔舐自己伤口的动物,受伤的时候便躲在角落,背对着世人,不在意他人无意流露出的悲悯目光。我们只是一群被忽略却又不断被记起的人。总有无数的人会步入我们的后尘。在一条叫做高考的路上,栽倒,爬起,爬起,栽倒......是段残酷却无法改变的宿命。我们唯有认命,这并不难。

还是会有抱怨。但那些抱怨就像上升着的热气球,膨胀,悬空,最终被吹散,也不知道其最终的命运,就好像不曾存在过一样。我们的呐喊太微弱,开始时总是振振有词,而时间就是把利刃,慢慢地,轻轻地在你胸口划下一刀,用的是最温柔的方式,却伤得我们鲜血淋漓,无力再叫嚣。

有时喜欢近乎变态的伤感文字,我们是一代敏感的人群,触摸不到眼前的阳光,便选择逃避。太美好的事也太遥远,我们也习惯了沉迷在曾经。那些情爱,那些悲欢,被我们过滤得越发鲜明,所以时代在我们身上看到的是刺人的棱角,没有解释,我们背着世人给的厚厚的壳,也便如蜗牛般慢慢前行。

但是青春毕竟美好。我不要做一个自怨自艾,感慨青春一去不再回的哀怜者,那是无力者的姿态。毕竟我们曾握住过青春的尾巴,即使它滑的好像难以持久。说过太多苍白的誓言,最终才发现它们软弱得根本不堪一击。

谁的眉角触得了谁的泪,谁的掌心握得住谁的轮回。六月高奏一曲离别的出塞曲,总有后来的人不断接近这个六月,不悲不喜,淡然处之。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吃货的幸福
下一篇:遗失的夜
相关专辑:经典抒情聊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