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的爱

散文 / 作者:好累- / 时间:2011-01-31 09:44:00 / 31℃
本周与朋友谈天时,我想起今年夏天听到的一个故事:“一个好心人看到一只蝴蝶在茧里挣扎着要出来,很想帮忙,就轻轻地把茧上的丝拉开一个口。蝴蝶出来了,扑着翅膀,却不能飞。这位好心人没有懂得只有通过生的挣扎,翅膀才能硬得能飞。这只蝴蝶只能短命地呆在地上,从不知自由的滋味,没有真正生活过。”
我称此为“放手之爱”的学问,我是经过痛苦之火的锤炼和耐心之水的浸泡才慢慢学会它的。我渐渐懂得,我必须对我所爱的人放手,因为如果我想以抓紧或攒住来控制他,我就会失去我想得到的。
如果我自以为知道我所爱的人应该如何,因而设法改变他,我便剥夺了那人一项宝贵的权利——对自己生活、选择和生存方式负责的权利。只要我把自己的意志或需要强加于人或对人运用我的权力,我就破坏了他对自己成长和成熟的充分实现,不管我的动机多么善良,我的占有欲都起限制和破坏作用。我最好意的行为也可能限制和伤害别人,因为保护和过分的担心比语言更雄辩地说:“你不能照顾自己;我必须关照你,因为你是我的,我对你负责。”
通过不断学习和实践,现在我能对我所爱的人说:“我爱你,珍惜你,尊重你。我相信,如果我不拦你的路,你能够或有能力充分发展成你所能成为的人。因为我太爱你,所以我能放手让你与我并肩而行,走在快乐里和痛苦里,我会分担你的眼泪,但我不会要你不哭;我会响应你的需要,关心你,安慰你,但我不会在你能自己走时拖着你不放;我随时准备在你难过和孤独时与你在一起,但我不会不让你体验自己的难过和孤独;我会尽力听懂你的话和意思,但我不会总是同意你说的。有时我会生气,生气时我会尽量让你知道我在生气,以使我们不必为有分歧而彼此过不去。我不可能随时随地都和你在一起听你倾诉,因为我没有时间倾听和关心我自己,在这样的时刻,我一定尽力对你坦诚。”
无论是用语言还是行动,我在等着对我所爱和关心的人们说这些,我称之为放手之爱。
我还不能保证再不用手去碰那茧,但我在越做越好!(续冬花摘自《人之初》1997年第5期)
上一篇: 生命与稻草
下一篇:爱是什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