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胆敲门

散文精选 / 作者:刺猬恋人 / 时间:2011-01-31 09:29:00 / 37℃
那年我18岁。中专刚毕业,有机会继续深造,却因为清贫的家境和小弟高昂的学费不得不去工作。
一天翻开报纸,某家银行公开招聘的大幅广告投入眼帘,普通职员的条件我完全符合,心就突然一动,想到学校的分配并不怎么理想,为什么我不能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呢?
我将成绩册、获奖证书、珠算等级证之类的东西塞进包里,兴冲冲直奔银行大厦。大厅里早已挤满了求职者,人人眼里闪烁着和我一样既惴惴不安又充满希冀的光芒。其实今天只是面试,据说,录取比例相当宽容,一般都有机会进入下一轮口试。
好不容易轮到我了,我放轻脚步,毕恭毕敬走进办公室。办公室很宽敞,坐了好几位面容庄重的中年人。负责接待我的是一位面色*还算和蔼的30多岁的女性*,她睁着一双眼睛前后扫视了我十几秒钟之后,才慢慢接过我的证书,不经意地瞄了几眼,就准备在花名册上写下我的名字。这便是通过了。
可是半路杀出程咬金,从门外突然踱进来一位已显老态却涂着厚厚脂粉的女人,凌厉的目光透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威仪。她扫了我几眼,说:“今儿招聘的,怎么都这么差劲。”我的接待人笑道:“这个小女孩,挺眉清目秀的呢!”“你的眼光不行,瞧这土里土气,木头木脑的,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份量!”她嘴一撇,头摇得像拨浪鼓,满屋子的人刹时将目光齐齐射过来,像端详商品一样打量着我,嘴里附和着说:“是呀,是呀!”
其实只要我忍一忍,便风平浪静了,那贵妇人只是想显示一下地位带来的权势。可是刚步出校门的我,不曾经受看人眼色*的生活,我负气地将已收回的获奖证书连同发表的文章一起又摆放出来说:“今天招聘,是选美还是纳贤?”
满屋子刹时寂然,所有人的眼光又一次聚拢在我身上,贵妇人惊诧地睁大眼睛,也许已有很多年没人敢这么和她说话了。她冷冷地凝视着我,我也毫无畏惧地正视着她咄咄逼人的目光。良久,还是我的接待人先说了话:“主任,您别生气,这小姑娘……”主任冷笑着摆摆手,下巴抬起冲着我说:“你不合格,走吧!”
我收拾起证书,头也不回地走了。走到走廊上,其他求职者围拢来,问我:“怎么样?”我鼻头一酸,赶紧推开人群,想找个僻静地方发泄一下。
茫然中我按错了电梯按纽,电梯冉冉地向上升去,带我去了最高一层,出了电梯,过道里静悄悄的,我找了个靠窗的地方,终于哭了起来。
我清醒了,父母亲苍老而无奈的眼神在我脑海里闪烁,我多么需要一份好工作啊。
我拭去泪珠,沿着走廊走来走去,突然我发现,这一层原来是银行最高权力机构所在地,亮晃晃的金字招牌标着:总行长室、副总行长室。我立在总行长办公室的门口,屏住呼吸,静听里面是否有动静。仿佛有一两声咳嗽轻轻传来。我犹豫了很久,斗胆敲了敲门。
“请进!”鼻音浓重的声音传来。我颤抖着手,推开了门。
一个四十多岁相貌和蔼的中年男子端坐在办公桌后,目光炯炯地望着我。
我极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可语音仍有些慌乱,我说:“您好,我是来应聘的!”
总行长微笑了,说:“招聘办在二楼!”
我咽了口唾沫,说:“人太多,我排不上队。”大概是我的紧张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说:“你先坐下吧!”

杨晓丹
我连忙坐下,行长又低下头看他的文件,我紧张得几乎不敢呼吸,他却又问:“你是刚毕业的学生吧?”
我忙点头回答说:“是!”并报了学校名。“哦,”他抬起头来,面色*变得和蔼了:“我儿子也在这所学校念书。”
接下来气氛便变得缓和了,我慢慢做了自我介绍,语音也放轻放柔,不致影响他的工作。行长补充问了一些情况,我对答如流,看得出他觉得满意。我便趁机又拿出我的获奖证书,他却摆了摆手,说:“这些不重要,只能代表曾经和过去。”
我的心又凉了下去,以为没戏了。他却拨通了电话,声音洪亮地说:“小刘吗?在花名册上添一个‘杨晓丹’的名字,面试她在我这里合格了。”
走出总行长办公室,我才发觉,我的汗水已经浸透了衬衣。
3天之后进入第2轮口试,400多人里录取了28人,我是其中之一。一月之后再进行全能考试,又刷掉将近一半,我却以第2名的成绩顺利过关。
现在我已成了一位面带职业微笑的银行小姐。我知道我内心深处真正热爱的梦尚在遥远的地方,但我更明白,拥有了勇气的年轻人,随时可敲响幸运之门。
(韦志彪、王雪森摘自《深圳青年》1997第1期)
本站只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内容由用户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本站将于3日内删除。
上一篇: 追寻中山舰
下一篇:偏见是把伤心的剑
相关专辑:聊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