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主持人李咏,下期节目再见! 李咏正能量语录

名言 | 语录 / 作者:李咏 / 时间:2018-10-31 02:18:22 / 121℃

李咏因病去世,引发众人哀悼。李咏等人当年的努力,丰富了中国电视观众的生活。他曾在自传中写道:“其实我自己心里也一直有个口号——娱乐娱乐。听起来跟‘寓教于乐’差不多,意思可差远了去了。”

“你选金蛋还是银蛋?”

这个一头卷发,被网友戏称“马脸”的幽默主持人,陪伴了一代90后的童年。

1968年5月3日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的李咏,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1998年11月22日,益智游戏节目“幸运52”正式开播,李咏穿着花衬衫、尖头皮鞋,带着标志性的手势走上央视舞台。

李咏的标志性手势:非常6+1

这个一头卷发的主持人对着镜头挥拳头、比手势,穿着大红大绿还binglingbingling的西装,让观众们知道,原来央视的主持人也可以这样。

他曾有一句名言,“我就是央视的娱乐底线。”

这些不同于央视传统的主持风格,起初让李咏备受争议。有人认为,李咏打破了主持人的规范,在《幸运52》里衣着夸张,过于张扬高调,甚至被人叫做“电视痞子”。


央视唯一留长发男主持人 书写中国电视史重要章节

没想到的是,李咏再次密集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竟然是因为癌症去世,年仅五十岁,英年早逝。我们不妨先回顾一下李咏的个人经历,在个人自传《咏远有李》中有着详细的自述。李咏1968年在新疆乌鲁木齐出生,1987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今中国传媒大学),1991年毕业后拿到当时央视唯一的一个播音员名额,成了一名编导。据说,他本来叫李勇,后来因为领导眼神不好,就改成李咏了,他自嘲说,这个改名确立了他之后靠嘴吃饭。

他从1995年开始转型做主持人,先是主持《欢聚一堂》《天涯共此时》,不过反响一般,他评价自己是“工作能力尚可,公众知名度为零”。后来偶然机会从朋友那里看到英国的电视节目《GO BINGO》,受此启发,1997年创办了《幸运52》。这档节目一时风生水起,成为国内同类节目的翘楚,也确立了李咏幽默诙谐且张扬个性的主持风格。

李咏一张长脸、一头长发,加上一身色彩鲜艳的服装,与“夸张、咬嘴唇、对着镜头挥拳”的主持语言一起,成为那个年代电视上的一道风景线。虽然被王朔调侃为“穿得像18世纪法国皇宫里看大门的”,但在那个年代,作为唯一一个在央视留长发的男主持人,其文化符号的象征意义不言而喻。尔后,李咏先后主持了《非常6+1》《梦想中国》《咏乐汇》,并且连续主持了2002年到2008年的春晚,以及2011年到2013年的春晚。他与水均益、白岩松等书写了中国电视史最为重要的章节之一。

十几年间,他是中国最有名的主持人之一,也是娱乐报道的焦点人物,好评差评齐飞、赞赏诋毁同在,以至于美国的《纽约时报》在2006年评论说“李咏是中国电视的秘密武器”。

近几年李咏开始淡出公众视野,除了在传媒大学担任教师,和在《中国新歌声》《喜剧总动员》《偶像就该酱婶》等节目客串过几次以外,属于隐退状态。在这个娱乐至死的社会里,新生代观众群早已被各种影视、综艺和游戏争夺了时间,电视的宠儿李咏,与老艺术家们一样用离世再次引起大众关注,不能不说是历史的吊诡之处了。

走在时代的轨道上 是当今娱乐生活的开拓者

李咏走红的背后,深刻暗合了中国电视文化发展的历史进程。李咏入行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经过十多年的改革开放,经济建设取得了很大成就,八十年代最为风行的启蒙话语和道德力量逐渐在普通民众里失去话语权,被多元生活方式软化、消弭。大众对更好的物质生活的追求成为主流,社会进入到了一个全面拥抱消费文明的时期。中国电视业也随之进入了一个迅速而平稳的发展阶段,电视成为休闲生活的中心。

八十年代确立的电视的教化功能虽然在精英话语体系里还被反复强调,但九十年代的电视最为主要的功能已经是提供娱乐、填补闲暇的消费媒介了。港台剧和一些真人秀节目的引进,极大地刺激了电视的娱乐意义。

中国的电视业从九十年代初开始了规模浩大的产业化进程,制播分离体制、电视新闻栏目制片人制的确立,广告收入的不断扩大也刺激着业务改革的紧迫性。杨伟光1991年开始担任中央电视台台长以后,也开始了各项探索和试验,央视开始步入自己的“黄金时代”。《东方时空》《正大综艺》《焦点访谈》《经济半小时》《实话实说》《大风车》《今日说法》等一大批优秀节目火爆播出,白岩松、水均益、倪萍、崔永元、鞠萍、王小丫、撒贝宁、张泉灵等人也从幕后站在了历史的台前,不但成为当年央视锐意改革活力四射的标识,也成为几代人的共同回忆。

李咏也处在这个历史进程之中。按照常江在《中国电视史》的记述,当时为了应对《快乐大本营》等节目的竞争压力,不但对《综艺大观》进行改版增加娱乐性和亲和力,另外就是在1998年推出了《幸运52》,这档节目也与《快乐大本营》等一起引爆了电视综艺时代的到来,“平时晚上看电视剧,周末晚上看综艺”成为当时无数电视观众的生活模式。

节目的成功,除了符合时代的需求和大环境的支持,更加离不开的是主持人的努力。李咏对节目的定位认知非常清晰,“说到底,电视是个消遣。超市货架上摆的那些东西,还隔俩礼拜就调换调换呢,电视节目也一样。作为商业时代的消费品之一,我不提供沉重的价值观,也不想和谁一争高下。”《幸运52》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中国电视观众的收视习惯,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他们的价值观,成功也是必然的。

李咏等人当年的努力,丰富了中国电视观众的生活,让大家通过一方小小的荧屏看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评价,但是只要身处今日娱乐生活的从业者与观众,都应对当年的这些开拓者说一声“谢谢”。

而今,李咏的人生传奇落幕,电视也在互联网的冲击下逐渐失去往昔的风采,但是有种精神已经深入大众的内心,即便过度娱乐有违初衷,但也比成天板着脸的教条说教要更易被人们接受。最后用李咏的一句话来表达一种祭奠,“我依然提醒自己:要与时俱进,要敢做敢当,要有所独创,要让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卸下伪善的面具,显出真实的自我。”个人以为,李咏的一生做到了这一点,希望他在天堂能继续“幸运52”。 □何殊我(娱评人)

李咏正能量语录

从献身娱乐的第一天,就自觉肩负起探底的使命。老拘在别人打好的格子里,不好施展拳脚。

“钱”这东西,过去谁敢提啊?除非他是商人,做买卖的,还得顶上个“无商不奸”的罪名。但是《幸运52》破了这个例。我的口号是:“谁都会有机会!”

一台节目应该是主持人的外套,量身定做。但凡成了披肩,谁披都行,就不好玩了。

我跟“7”有缘,说来很巧。我的大学宿舍是7号楼,我的第一台汽车尾号是7,我家的门牌号是2701。《幸运52》,《非常6+1》,加一块儿还是7。

在创作的过程中,我曾经看到过几缕“大俗”的阳光。何谓“大俗”?老子说了,大俗即大雅。这就是我毕生的追求。

真正意义上的主持人,是一台节目的灵魂。可我不是,没人把我当“灵魂”,顶多是个“魂灵”,飘荡在舞台上,充当着某种必须的元素。

我对自己,有着百分百近乎不要脸的自信——我唯一,我不可拷贝。

另类,是热爱自由的人最后的出路。

而今什么事儿都讲究“速成”,但电视是要一步一个脚印来做的,来不得半点偷懒。

——节选自李咏自传《咏远有李》,长江文艺出版社,2009年11月1日出版。

媒体:李咏最终用"干净"和"清白"为主持生涯谢幕

别了,李咏。愿你乐观自信的笑容,如一抹星光,照亮我们前行的道路。

10月29日,哈文微博发文“永失我爱”,前央视王牌主持、50岁的李咏在与癌症抗争17个月后宣告不治。下期节目无法再见,永失我爱的,除了他的家人,还有无数喜欢他的观众。

盖棺可以论定,民意是最好的检验。这一新闻成了昨天的焦点,苛刻的网友,以数以万计的留言,表达了对“咏哥”的遗憾、惋惜与怀念。

1998年入职央视,2013年离职,李咏在央视工作了15年。这是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竞争、嬗递的15年,也是中国经济从金融风暴的低点腾飞的15年。作为王牌节目《非常6+1》以及春晚的铁杆主持,他的幽默、自信、活力、个性,是这个时代精神的折射,也包含了一代观众的美好记忆。在这个绯闻丑闻满天飞的娱乐时代,在许多大牌明星难以保持“晚节”的日子里,李咏最终用他的“干净”和“清白”,为他永远充满正能量的主持生涯谢幕。

对李咏的追忆,仿佛源于我们对过去某种美好的共同见证。

见证他的砺志。出生新疆,个头不高,貌不惊人,却凭着自己的后天努力和拼搏,在高手如云的央视站稳脚跟并脱颖而出,用他标志性的卷发与长脸,用他永远开朗的幽默与笑容。无数苛刻的观众,依旧记得他配合着标志性的手势,喊出的“我们下期再见”。

见证他浪漫的爱情。他和哈文同学而相恋,同事而同心,低调地共同守护家庭远离舆论,而在李咏赴美治疗之际,哈文解散公司陪同前往。现在很多人回顾哈文的微博,终于意识到,他俩早就在平静地等待这一刻。很多时候我们一心追寻真爱,末了蓦然回首,浪漫其实只在寻常。

当然,他的去世也让我们见证了更多的东西,包括对生活的永不失望与对生命的通达。在美国医疗的时间里,面对着国内无数的非议和误解,他依旧保持了云淡风轻的从容,保持了在朋友面前的微笑与快乐,保持了对中国足球的关注与支持。面对可能的死亡他依旧说,临了的临了,希望我的身边摆满话筒,感谢所有的观众。他用死亡证明了自己作为主持人永远葆有的赤子之心。

但是,50岁毕竟太年轻了。许多名人过早的患病去世,也提示着镁光灯之外他们所面对的巨大工作压力。李咏做到的是,把压力留给自己,把欢乐留给观众。这是这个快节奏时代我们每个人需要面对的沉重。

我们还需要反思:当李咏夫妇远赴美国之际,在“无知之幕”笼罩下的无数网友曾经有过若干激愤、偏激之言;现在,他们后悔了,但与此同时,却把过错推给了不实消息的网站。没有对自身的反思与警醒,我们的无知与偏狭还将继续。这个时代,怀疑丑恶不需要勇气,相信爱与正义才需要。

别了,李咏。相信你在天堂依旧会保持着爽朗,而我们活着的人,包括你所爱的家人,生活还将继续。愿你乐观自信的笑容,如一抹星光,照亮我们前行的道路。


央视患癌症去世的主持人

媒体人因为繁忙的工作和巨大的压力,一直位列透支健康职业排行榜的前列。除了李咏,近年来也有多位央视主持人因癌症离开了人世。

罗京:淋巴癌

视频截图

2009年6月5日早晨,罗京不幸因病去世,终年48岁。罗京是中央电视台新闻播音员,《新闻联播》节目最资深的男主播之一。1961年5月29日生,1979年考入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1983年毕业,进入中央电视台主持《新闻联播》节目。在央视任职25年期间,罗京以及其过硬的业务素质和沉稳大方庄重的播报风格赢得了业界和广大观众的喜爱和认可,并创造了25年无差错播报的佳绩。2008年7月被确诊为淋巴癌,9月被确诊患有淋巴瘤,并暂停工作入院接受治疗,期间还接受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和化疗。

方静:胃癌转肝癌

视频截图

据人民网2016年1月报道,原央视主持人方静于2015年11月病逝,享年44岁。据其治丧小组讣告,“方静于2015年11月18日上午10点26分因癌症医治无效去世。”随后,方静前同事刘春发布微博称方静病逝是因胃癌转肝癌。方静生前好友、媒体同仁和多位明星纷纷通过网络寄托哀思。

方静,1971年6月出生,研究生学历,博士在读,一级播音员,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主持人。23岁成为《中国新闻》栏目主播,先后担任《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国际观察》等名牌栏目主持人。

王欢:乳腺癌

视频截图

2013年7月3日18时59分,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节目预告》编导、主持人,《下周电影》主持人王欢因癌症医治无效在北京去世,终年41岁,据报道,她是因为过度劳累而导致乳腺癌旧病复发。王欢曾就职于河北承德电视台,任主持人。1994年就职于中央电视台,任《东西南北中》、《中国音乐电视》主持人;1995年起,在电影频道总编室历任《下周电影》、《节目预告》主持人,《光影互动》、《爱上电影网》制片人兼主持人。

肖晓琳:直肠癌

视频截图

据《北京青年报》2017年7月报道,央视工作人员消息,著名节目主持人肖晓琳因癌症不幸离世,终年55岁。知情人透露,肖晓琳因直肠癌转移在美国儿子家中去世。其儿媳表示,肖晓琳的遗言是“要宣传,不要像我一样忽视健康。你们健康、长寿,我就在。感谢你们!”

肖晓琳是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出生于湖南长沙,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后回到长沙电台工作,尽管当时的工作条件辛苦,但她没有放弃。长沙电视台成立后,她又成为了长沙电视台的第一批播音员。后调入中央电视台,主持《思考与观察》,也曾主持过《新闻联播》,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后又主持了《焦点访谈》、《半边天》、《社会经纬》。

癌症,离我们并不遥远

哪些人是患癌的高危人群?身体的哪些信号要警惕?如何做才能远离癌症?送你一份癌症预防手册↓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李咏语录 李咏去世,毕福剑被开,朱军被诉,崔永元也不再了一个时代确实结束了
下一篇:李咏自述简历 李咏经典语录
相关专辑:李咏宋思明于正袁腾飞郑渊洁毛泽东学习洪晃吴亦凡金庸王小波拿破仑墨子荀子东方朔赫塔·米勒龙应台俞敏洪雨果龙应台谚语张爱玲张养浩冯仑寂地程颐李敖康德贝多芬
相关阅读